首页 > 健康 > 正文
农村高龄空巢老人遇健康窘况
来源:  发布于:2015-10-24 12:00:00


 

     一些农村高龄空巢老人,受子女外出务工、家庭收入拮据等影响,年老反而需自养,高龄仍干着沉重农活,健康问题也逐渐凸显,医疗负担还成为农村家庭致贫的关键原因。在不少专家看来,随着农村高龄老人群体增加,农民医疗、保健需求迫切,疾病预防、公共卫生服务、医保支付、民政救助等一系列农村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必须加速配套,才能有效应对农村老龄化社会的到来。

  空巢老人高龄务农疾病缠身

  记者见到重庆石柱县三星乡69岁的老农兰其中时,他正费力挥动锄头培整田坎,由于患有严重冠心病和腰椎键盘突出症,老兰隔几分钟就要停下来,倚着锄头休息。2014年独子车祸过世后,本该颐养天年的兰其中,承担起养活一家人的重担,他一人捡了7户农民土地来种,一年辛苦下来有1万多元收入。“一大把年纪还在种地,也是没办法,不种地就没收入。自己辛苦点还可以为孙女负担学费、生活费,剩下的用来买药、治病,我和老伴每月有160元养老金,只要不住院,生活才能勉强维持。”兰其中说。

  子女外出务工无法尽到赡养责任,“老而自养”高龄务农的人还不少。石柱县大歇镇黄山村76岁农民冉岁兰就种了两亩玉米地,她以前还种点水稻,后来身体实在吃不消,水稻种不动了,直到现在她还吃3年前的陈米。

  冉岁兰5个子女长期在外打工,老人已独居近10年。“比起别人自己还算幸运,我还有儿女,虽然不常回来,还可以打电话,村里有的独居老人连个打电话的人都没有。”冉岁兰最怕生病没人管、没钱治,“去年6月给玉米地除草时,我高血压犯了,直接倒在地上,幸亏过路的把我送到卫生院,输了3天液,花了580块钱。这点钱,够我活半年!”谈起住院花钱,冉岁兰至今还心疼。

  在农村基层,疾病缠身已成为大量高龄空巢老人面临的共同问题。开县五通村黄桂淑老人就笑称自己是“开药店”的,因为患有各种慢性病,家里备了云南白药、风痛平胶囊等10多种药品。黄桂淑今年75岁,她说今年自己差点死了两次,“一次是今年正月十五刚起床,冠心病犯了,感觉整个人天旋地转,我拼命爬到门口,喊邻居帮忙,才送到乡卫生院。但我没有人照料,卫生院护士人手也不够,就不准我住院。开药后就要我回家。”

  医疗负担沉重成致贫一大原因

  据扶贫部门统计,在重庆160多万贫困人口中,约有30%是因病致贫,成为农民致贫的第一大原因。在不少特困地区,最让人感到震撼的不是无尽群山、贫瘠土地,而是生活在残破陋屋里一个个脸色憔悴、瘦骨嶙峋的病人。贫穷与疾病之间出现了恶性循环:无钱治病就意味着可能丧失谋生手段;而失去经济来源的病人,哪怕掏很少的钱买药也成了奢侈的事情。记者采访发现,部分高龄贫困农民虽能享受医保和民政救助,但相比庞大的医疗支出,仍然面临看不起病、不敢看病的问题。

  2013年记者曾来到重庆石柱县大歇镇贫困户王应平家。这家人的木板房已修建100多年,因为缺钱,从来没有翻修维护过,半边墙板已经垮塌,屋内蛛网密布。王应平母亲秦大英患有白内障和肺气肿,眼睛几乎失明,只能长时间卧床,床上床下凌乱地堆满了各种酸奶盒子和酚酞片、氯酚黄敏片、乙酰螺旋霉素片等药剂。

  王应平说:“最近10年来,为了照顾老人,自己无法外出打工挣钱。家里口粮全靠2亩地,种点水稻和马铃薯;有时上山采些五味子等药材卖。妈妈医药费是家里最大一笔开支,一分钱都存不下来。”由于医疗花费沉重,王应平每年只给自己买一件20多元衣服,一周只吃一顿肉。

  离王应平家不到50米远,村民王应丰佝偻着脊背,身体蜷缩地躺在自家床上。患有脑血栓、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王应丰已经无法说话,膝盖肿得像个大苹果。妻子马勤英说,家里曾东拼西凑2万多元,抬着丈夫到石柱县医院治病。但几个月下来,病情还是没有好转,医保仅报销了4000多元,又欠了一大笔债。

  马勤英自己多年也受着风湿性关节炎折磨,还得一人勉强支撑家里的农活。她说:“老伴一得病,基本上把全家给掏空了。我现在即便有病也不敢治,有时实在痛得不行,就自己跑到山上挖些草药给自己敷。”

  采访中,不少村社干部介绍,在县级以上医院,村里农民重病、慢性病报销比例只有30%至40%,大头还需自己承担。和因学致贫、因灾致贫不同,疾病就像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,让人看不到脱贫的希望。

  农村空巢老人呼唤政策组合拳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要有效应对老龄化社会冲击,提高农村老人健康水平,除了在发挥居家养老主体作用,加大老年津贴、养老金正常增长、大病医保等方面养老公共投入前提下,还要弥补农村养老服务、健康管理体系短板,发挥社会、政府、市场的共同力量,通过政策“组合拳”,使空巢老人真正老有所养、病有所医。

  由于医疗支出已成为农民家庭特别是贫困户的沉重负担,专家认为,在政府财力可承受的范围内,应逐步降低农民医疗起付线门槛、提高医保报销标准,同时针对农村建卡贫困户,由财政“兜底”逐步覆盖大病补充保险、民政医疗救助等保障政策。重庆市扶贫办资金计划处处长周松介绍,2014年以来,重庆开始试点统一为60多万贫困农民购买大病补充保险,每人每年保费18元,发生大病重病的,每年最高可赔付20万元,对于降低农村群众医疗负担作用明显。

  同时,农村人口居住分散,目前在城镇社区逐步兴起的互助式集中养老模式,在农村落地难度大,但仍可以在部分农民集中居住的农村社区,推动养老服务站、日间照料中心等集中养老机构建设,这既可以为家庭日间暂时无人或者无力照护的老人提供服务,也可以安排志愿者提供精神陪护,为老年人提供心理咨询、精神慰藉、日常健康管理等服务。重庆涪陵区蔺市镇梨香社区有800多老龄农民,依靠农民集中居住的优势,政府补贴50万元,社区建起了350多平方米老人日间照料中心,下设日间休息室、健身康复室,现在每天有七八十位老人到照料中心,免费享受体检、身体按摩、棋牌等服务,很受群众欢迎。

  对于居住分散的空巢老人而言,重点发挥政府政策引导作用,逐步培育、发展农村公益性养老、健康服务组织,解决实际困难。南川区民政局局长杨兴明说,这几年区里通过民政部门补贴,各村通过集体收入、募集慈善资金、组织义工队等方式,在所有行政村都建立了农村空巢老人协会,依托协会为高龄空巢老人提供购物、购药、法律维权等代办服务,可以作为农村老人公共服务资源投入不足的一种补偿。

 



上一篇:世界卫生组织:火腿培根为致癌物 与砒霜同列

下一篇:返回列表